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去啦!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去啦!公众号

[娱乐] 阿根廷北部的国色天香

[复制链接]
Julie 发表于 2018-5-22 10:2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20161202103011802904461_910.jpg
        从巴拉那河沿岸的湿润沼泽地带,到遍布峡谷、沟壑的干燥西北地区,阿根廷北部集中了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人口,并在历史发展中,塑造出骄傲的民族精神和与欧陆“藕断丝连”的文化特质。伊瓜苏瀑布吸引了外来游客几乎所有的注意力,但如若深入切·格瓦拉和梅西的家乡罗萨里奥、西北山区的萨尔塔以及第二大城市科尔多瓦,会发现一个更真实的阿根廷。
3.jpg
伊瓜苏:故事奔流
       由275 条巨流围出的世界最宽瀑布令人震惊,在最壮观的“魔鬼咽喉”处,被每秒600 万升直面扑来的水雾飞溅得全身湿透更令人难忘。这个瀑布群切割了阿根廷和巴西的边境,其中80% 位于阿根廷一侧。巴西一侧可以远眺瀑布全景,阿根廷这边的门票更贵,也能与瀑布更加贴近,通过小火车接驳的4 处步道,游客可以走近瀑布,同时被迫“冲个淋浴”,巴西一侧的游客望过来,会产生一种错觉:怎么那边的人能在瀑布里面走啊!
2.jpg
        王家卫曾用航拍全景,让巴西前文化部长Caetano Veloso 那首著名的《鸽子歌》(Cucurrucucu Paloma)成为大瀑布的永恒背景曲。而罗伯特·德尼罗、杰里米·艾恩斯以及他们拍摄《教会》时那些18 世纪耶稣会的教友们,是真正有机会“在瀑布里面走”的人。在这部获得第39 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影片中,虔诚的传教士们徒手攀爬瀑布,将信仰的火种撒播到原住民瓜拉尼人中间,后来在葡萄牙、西班牙两国于瀑布前划分国界时,教会遭到毁灭性瓦解。殖民时期,原住民被抓的抓、杀的杀,如今丛林里已经见不到瓜拉尼人了,只有猖獗的长嘴浣熊,巴西、阿根廷两侧的公园里,都以指头糜烂的血淋淋的照片,提醒游客不要去挑逗这些卖萌的家伙。如果你包里有点零食,稍一蹲下,企图以浣熊为前景拍瀑布,就可能被它们缠上,甚至组队围攻。
u=1655698507,1837946915&fm=200&gp=0.jpg
罗萨里奥:没有梅西和切·格瓦拉的痕迹
       1928 年6 月24 日,一个本名埃内斯托·格瓦拉的瘦弱婴儿从医院产房来到Entre Rios 480 号,他的第一个家。如今这座再普通不过的公寓楼前没有任何铭文,只有一块很难留意到的细窄的红色牌子,写着“切·格瓦拉出生地”。街口,一个蹩脚的萨克斯初学者磕磕绊绊地吹着《啤酒桶波尔卡》。
u=3967808061,857239981&fm=200&gp=0.jpg
        切·格瓦拉23 岁时结束环游拉丁美洲的摩托之旅归来,完全变了一个人,“写下这些日记的人,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时,就已经死去。我,已经不再是我。”与切·格瓦拉心怀国际的情怀相反,罗萨里奥是阿根廷国旗的诞生地,也是阿根廷民族主义热情最高涨的地方。周六,仿雅典神庙的国旗纪念碑下,挤满前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小学生,巴拉纳河吹来的瑟瑟冷风,让长明火的火焰热烈舞动起来,也宣告着南半球正式进入冬季,纪念碑前的Costanera 河堤,不再有人惬意地躺在草坪上。爱国者们抱团取暖后,纷纷转入附近街巷琳琅满目的咖啡馆和素餐馆——这座城市有太多清瘦的“白骨精”女孩,也就诞生了可以满足她们的城市有机生活。
u=1345684532,1966294311&fm=200&gp=0.jpg
科尔多瓦:耶稣会的遗产
        市中心的圣马丁广场周围有高度密集的殖民时代建筑,其中绝大多数是耶稣会(Jesuits)在16—18 世纪建造的。这一高知富裕人群,既没有殖民地宗主国国王的支持,也没有罗马教会的资金,却具有深重的传教使命感,17 世纪,在西班牙、葡萄牙两国殖民拉美的同时,他们在面积比现在大得多的巴拉圭建立起一个耶稣会国,并在科尔多瓦创办南美第一所大学及图书馆。因为妨碍了殖民利益,造成与王权和罗马教权之间的严重冲突,后来其会员被陆续逐出南美,浪迹于当时尚未统一的意大利。包括科尔多瓦耶稣会街区(Jesuit Block)在内,他们在科尔多瓦及附近地区共留下六处大规模的建筑群遗址,如今都已成为世界遗产。
u=1058888819,1737136006&fm=27&gp=0.jpg
       格兰西亚(Alta Gracia)的遗址,不巧遗址因有活动而关闭。在附近深宅林立的山坡街区,切·格瓦拉的另一座故居,少年时代,为治愈他的哮喘,全家从罗萨里奥搬到这里。老宅里挂着这位革命家童年、少年、青年以及全球游击战争期间的旧照片,恰逢6 月18 日他的诞辰,冷清的街道上总算开了一家纪念品商店,售卖与全球旅游景点相似的“革命时尚”。

        圣马丁广场西侧的一座深宅大院,曾是秘密警察总部D2,20 世纪70 年代末,大批有“左倾”政治嫌疑的年轻人被军政府带到这里进行秘密审讯,他们之中的大部分,成了触碰阿根廷现代社会痛处的“失踪者”。庭院里,大学生们正在进行关于那场肮脏战争的激烈讨论,毕竟绝大部分参与批捕和折磨的低阶军官,已经以“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”的理由被赦免,而有400 名失踪者至今仍未找到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注0

粉丝0

帖子825

发布主题
阅读排行
广告位

扫描微信二维码

查看手机版平台

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

400-123-45678

在线客服(服务时间 9:00~18:00)

在线QQ客服